千秋穗

千秋穗

一只予隐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03 15:01:50

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千秋穗》由一只予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二,甄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今天是甄琰给沈瑽瑢放假的第一天,垂下的帷幔遮住了

《千秋穗》免费试读

今天是甄琰给沈瑽瑢放假的第一天,垂下的帷幔遮住了外面的阳光,拆成细细的光点洒进来,融进房间的香薰里,合成慵懒的味道。瑽瑢在床上睡得正香,毫无知觉地翻了一个身,突然听见沈玦瑢因为生气而变得尖锐的声音:”沈瑽瑢你给我出来!“

沈瑽瑢还道是在做梦,反正沈玦瑢越生气她就越开心,她美滋滋地砸吧了一下嘴,伸出右脚把被子垫在下面,又伸出右手把脖子旁边的被子一揽,抱在怀里继续睡。

然后她就被沈玦瑢握住双手用力拉起来了。

“?”瑽瑢半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沈玦瑢。

沈玦瑢一腔怒气,原本就完完全全地写在脸上了,还等着瑽瑢看见以后自觉地表达自己的歉意和悔过之情,不曾想她虽然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却没有一点光彩,写满了“我还活在梦里,你是谁,我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的疑惑。

沈玦瑢收拾了一下表情,笑眯眯地看着瑽瑢:“醒了吗?姐姐和你一起吃早饭。“

“???”瑽瑢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下意识地用手撑着床,往后挪了一点。

玦瑢仔细观察着她的反应,乘胜追击般地去帮她把散落的头发别到脑后:“姐姐让人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芍药糕,多少吃一点。“

“??????”瑽瑢一把推开她,从床上跳下来,拿被子裹紧身子,露出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打转:“沈玦瑢,你又想干什么?”

“清醒了?”

瑽瑢快要气疯了:“你一大清早来,就是为了把我吵醒?沈玦瑢你是不是有病?自己不想睡觉也不让别人睡觉?”沈玦瑢朝她笑笑,不说话,她又皱眉仔细想了想,“什么芍药糕?外头芍药开的正好你却让人把它们采下来了?”

玦瑢终于开口了,声音冷冰冰的好像腊月里一场如约而至的大雪:“可这些芍药不是您让人砍了的吗,沈二小姐?”

瑽瑢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招招手唤来绿萼:“我头疼的很,送客。”

沈玦瑢瞥她一眼,转身就走,瑽瑢重新爬回床上去,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想了想可能是被子捂着太热了,索性一脚踢开,然后又翻到左边,觉得手麻,翻到右边,嫌弃脖子酸,翻到正面,又感到胸闷,反正是怎么睡都觉得不舒服了。

瑽瑢睁开眼睛空洞洞地望向前方,愣愣的出了一会儿神,终于接受了自己假期第一天被毁了的事实。

“绿萼。”她轻轻唤道。

绿萼本就站在外间,听到声音很快就走了过来:“小姐,不再睡一会儿?”

瑽瑢:“不了,还有比睡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绿萼冷静道:“小姐,杀人犯法。”

瑽瑢:“……”

绿萼头也不抬的继续说:“更何况您就在天子脚下,一定很快就会被揪出来的。”

绿萼情到深处,差点落泪:“到时候,丞相府接连痛失两位小姐,老爷和夫人在悲痛之余,必定还会受到牵连,重则入狱,轻则告老还乡。整个府上都悲悲戚戚的,可真是太惨了。”

瑽瑢:“......”

绿萼做事讲究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最后她有条有理、一板一眼的分析:“最重要的是,芍药确实是你命人砍的呀,大小姐也没算怪错人。”

瑽瑢终于插得上嘴了:“绿萼,你摸着良心说话,我什么时候让人动过家里的芍药了?”

绿萼奇怪地看她一眼:“不是昨日您下课后让先生找人处理掉所有的芍药的吗?”

瑽瑢托着脑袋仔细回忆了一下,又听见绿萼说:“您还说,丞相府旁边的芍药都不留。”她停顿了一下,“方圆三里,一枝不留。”

而瑽瑢也终于想起了自己昨天的喷嚏。

心虚的低下头去不敢直面绿萼,瑽瑢紧张地问:“怎么办,这事儿能推给玦瑢吗?”

绿萼:“晚了小姐,昨儿个先生就说了是您吩咐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瑽瑢:“……”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

熬不过良心的折磨,瑽瑢还是捎上了自己最不喜欢吃的点心去看望沈玦瑢。

平时家里院子里杂扫的下人们看见瑽瑢是不敢说什么的,恭恭敬敬行礼唤声“二小姐”,瑽瑢颔首,他们才敢疾步离开。可到了沈玦瑢的地界,嘀嘀咕咕的声音明显多起来了,连带着礼数也不全,懒懒散散地叫声“二小姐”就好像要了她们全身的力气一样,手上的活计却是绝对不敢停的,该做什么做什么,看来也是她们主人教的。

瑽瑢也没有和她们计较,带着绿萼直奔向玦瑢房间。

一把推开门,沈玦瑢坐在椅子上僵硬地扭过头来,桌上左摊着一堆山核桃,右摊着瓜子,中间平整地摊了花生。离她的手稍微近一点的地方,是果壳,也整整齐齐地垒着。

瑽瑢看了她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伸出双手重新关上门。

沈玦瑢硬生生把头转回来,看了一眼桌面,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捏着的一颗瓜子。突然外面爆发出一大笑声。

玦瑢握了握头上的簪子,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出门去了结了瑽瑢。

顾不得外头的人诧异的目光,瑽瑢捂着肚子蹲下去埋头大笑,绿萼小心的用身体遮住她。瑽瑢笑的没力气了,扯住绿萼的裙摆站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们要是知道……温婉贤淑的沈大小姐悄悄地躲在房间里嗑瓜子,肯定笑的比我还夸张!”

绿萼提了提裙子,刚想说什么,就看到红蓼紧张地从房间里探出一个头,朝着她招了招手,她就把原来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对着瑽瑢说:“看来大小姐已经收拾妥当了,小姐,我们进去吧。”

瑽瑢只好憋着笑,重新走进玦瑢的屋子里去。

这一回,沈玦瑢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双手交叠放在膝上,桌上的吃食已经被收拾的一干二净了,见瑽瑢进来,大方地朝她笑了一下,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论这份厚脸皮,瑽瑢自愧不如。

玦瑢微微侧过头,瞟一眼绿萼。绿萼会意,往前半步把手中盛放点心的盒子递给红蓼。沈玦瑢轻轻点头致谢:“有劳妹妹多跑一趟,就为了送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点心。”

瑽瑢客气地回应:“妹妹也不知道姐姐已经吃饱了,如此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玦瑢:“……”

沈瑽瑢就是那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眼见着玦瑢已经后退一步了,还要继续往前挪:说来也是妹妹的不对,不知道姐姐的喜好就送这些小点心过来,还请姐姐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说罢她顿了一下,仔细地观察玦瑢的神情,扬声道:”绿萼。“

“小姐。“

“去拿些瓜子核桃来,要挑最好的,姐姐喜欢吃。“

绿萼很给面子的应下,转身就要往外走,沈玦瑢面色微变,红蓼赶忙拦住她:“如此实在是太辛苦二小姐了。“

眼看沈瑽瑢脸色越来越差,瑽瑢开心的快要崩不住了,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笑意透过声音传出来:“不辛苦,应该的。“

玦瑢深吸一口气,突然换上一张笑意吟吟的脸:“姐姐方才吃了些瓜子儿,有点渴了,现在倒是想喝芍药花茶,妹妹让人砍了这么多芍药,花总会留一点的吧?“

瑽瑢警觉道“姐姐上午不是还捎了芍药糕来,总不至于缺这点花吧?”

“姐姐就算前几天采了几朵芍药,也比不过妹妹你砍的多呀,这要泡茶,自然还是要用妹妹的花儿。”

瑽瑢还想还击,沈玦瑢蹙着眉摸了摸她的鬓角:“沈家二小姐吩咐下人的时候说的可是’方圆三里,一枝不留’呢。”

瑽瑢现在一听别人提起这事儿就脑壳疼,知道今天自己在沈玦瑢这是再捞不到便宜了,就很识时务者为俊杰地拔腿想溜。

沈玦瑢好不容易风向扳倒自己这里,才舍不得随便就放走猎物,接上:“你可知,娘亲最喜欢芍药花?“

瑽瑢震惊地看她一眼,却只见她自始而终疏离优雅的微笑,辨不出真假,暗自腹诽道:“沈夫人看什么花不喜欢,我怎么知道她最喜欢哪一种。“细细想来越发觉得事情不妙,后退一步低声问绿萼:”真的吗?“

绿萼也压低声音回她:“小姐,我也不知道。“

瑽瑢得了这一句无用的回答,很没底气地直了直腰板:“那又如何?“

玦瑢掩唇轻笑:“又如何?沈二小姐人前威风也就罢了,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也要端着架子吗?“

沈瑽瑢感觉她的话里有蹊跷,扭头一看,发现大门口逆着光正站了一个人。外头阳光刺眼,沈瑽瑢乍一看过去分不清究竟是谁,心里咯噔一下暗叫倒霉,莫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她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一下,竟是沈玦瑢房里的嬷嬷,又暗自舒了一口气。

沈玦瑢看着她的反应,见吓到了瑽瑢,也很是欢喜,声音中透着轻快,尾音小小地往上翘:“何事?“

那嬷嬷低头答道:“大小姐,宫中的教习嬷嬷们今晨已经离开了。“

玦瑢点点头:“我知道了。”

瑽瑢这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才发现沈玦瑢今日的不同,先是一大清早跑她房里大动干戈地来兴师问罪,后又毫无礼数地躲在房间里吃零嘴儿,原是宫中的教习嬷嬷走了,她今日也没了课程,难怪这么清闲。

可细思起原因,瑽瑢有点不敢开口:“教习嬷嬷为何走了,你……“

沈玦瑢淡淡扫她一眼:“我这太子

 

千秋穗

一只予隐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