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

惜非靥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3-22 20:04:16

在线阅读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作者:惜非靥,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程佐,周临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A市今晚难得有了月亮。明晃晃的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免费试读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A市今晚难得有了月亮。明晃晃的挂在遥远的天际,隔着窗户看过去,就像是一个黄澄澄的蛋黄。将洛米哄睡了以后,钟汪洋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聂如今和她多年挚友,自然知道彼此喝酒都是个什么德行。估摸着就是怕吵醒左右邻里,聂如今特别有先见之明的将阳台落地窗给关了个严严实实的。

其实在钟汪洋看来,这也不失为一种防范。不然喝多了,从阳台上摔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对于这个房子阳台上有扇落地窗,足以看得出设计这个房子的人智慧有多么的靠谱。

聂如今半醉半醒间遥遥向她挥手:“挚友,自古酒就是个没有节Cao的东西,也正是因为没有节Cao,才被誉为消愁神器。因为人一旦没有了节Cao,什么仇什么怨什么鬼的都能统统解决。来,我们继续。”

钟汪洋觉得,此时此刻此景说一万句豪言壮语,都不及接过来酒瓶子一饮而尽来的实在。于是为了体现自己悲伤的心情,真真切切的将一瓶酒仰头喝完。完事之后想做个潇洒的摔酒瓶子动作,却被聂如今拦下:“挚友,你别冲动。制造噪音,罚款三百块。”

此话一出,钟汪洋手里的动作果然硬生生的卡在了半空。她觉得,摔酒瓶子就是图个痛快,但要是罚款三百,这就和痛快搭不上边了,完全是心痛。只是想不到,堂堂大****,还有这般不平等的条约,着实令她惊讶到费解。

聂如今一向千杯不醉,不知今天怎么回事。钟汪洋看着她就觉得她泪眼朦胧了,就问她:“聂如今,你不会喝高了吧?“

聂如今小心的甩掉手中的酒瓶子,动作豪情万丈,也没发出一点声响,看来这确实是个技术活,有机会得讨教一下。

思索间,聂如今拿眼睛斜着她,说:“汪洋,你说我俩算不算患难姐妹阿。“

“患难个屁。“她说着打了一个嗝,一股酒气冲了上来真是特别的难受。沉默了一阵,才说:“姐妹倒是真的,就是不想患难。患难这个词一般都是用来制造业障的,用在咱俩身上,不合适。”

聂如今不说话,就看着她笑。笑容里带着悲悯和疼痛,一秒即逝。钟汪洋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浑身不自在。你要是看见一个火鸡对你这么笑,你也别扭。

半晌,聂如今才又开口:“五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变了。好在你我,都没有变。”

聂如今很少文艺,这个档口一文艺,就让钟汪洋一脸伤怀。遥想当年,俩人都是一个高官子女,一个富家子弟。还都是年少轻狂,要多挥霍就有多挥霍,现在想想还真是她妈败类。

真是往事如风,钟汪洋想了半天,找出了这么一个集上下五年前的代名词。

沉默了半晌,钟汪洋突然说:“今天我遇见程佐了。“

聂如今有那么一刻愣神,随即又骂了一句:“我今天就知道你这个样子不正常,没想到却是遇见了那个孙子了。“

钟汪洋低了头:“那是,打扮的特别Chun风得意,就是鸭子见了都含恨而终。“

聂如今笑了,指了指钟汪洋,又灌了一口酒,说:“你也就过过嘴瘾,你心里真没他了?“

钟汪洋说真没了。

聂如今笑笑:“你也就蒙蒙我们这种善良的小老百姓,我他妈就装孙让你蒙一回吧,不过自个儿的心可是自个儿疼。“

说完她出去了。

钟汪洋站在阳台上,半天没说话,心里想着聂如今这丫头的嘴真狠。毕竟五年的感情,不是那么一朝一夕能忘的事儿。

不过五年过去了,何况那孙子身边已经有了周临诗,周临诗她何止是熟悉,熟悉的简直不能在熟悉。记得学生时代,周临诗还是大学的校花,长的特别不错,平时冷着一张脸,给个碉堡似的。

当时大学追周临诗的人不少,一群傻子前赴后继的往前冲。一个倒下了,万千个站起来了,而周临诗就是那个久攻不克的碉堡,把整个大学搞得硝烟弥漫兵荒马乱乌烟瘴气的。

不知道是不是喝高了,钟汪洋就觉得这次程佐是真的走了大运,撞上了一猫精。愣是把全大学男生的心中女神给泡了,还是让女神死心塌地的那种。

还记得当时和程佐俩人还没结婚,周临诗就勾搭过程佐,有次还喝多了,抱一块非让程佐送她。

当时聂如今就告诉钟汪洋,说,钟汪洋这次你可是真栽了。

那会好在程佐争气,愣是打着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旗帜,硬生生的拒绝了周临诗。

本着周临诗的魅力指数而言,放眼过去,能够拒绝她的人真是少之又少。但是程佐做到了,不止让钟汪洋觉得爱情伟大,更是刷新了全校人的爱情观。

自那以后俩人就是所有人恋爱的楷模,其实准确点说是程佐是楷模。如果在别人眼程佐是鲜花,那钟汪洋肯定就是那插鲜花的啥。

因为钟汪洋品行恶劣,程佐就说过他从来不担心她会甩了他跟别的男人跑了,因为除了他没人能忍受她的牛脾气。

记得恋爱那会儿,钟汪洋特矫情,老是要星星要月亮的,程佐都让着她,她的臭脾气也被他惯得越来越猖獗。

程佐每天早上七点等在楼下叫钟汪洋,巴黎圣母院那个钟都准时。而她总是在楼上梳妆打扮老半天,磨磨蹭蹭,没事儿也能找点事儿出来,整个寝室的姐们儿都看不下去了,说钟汪洋你真该拖去枪毙了。

当她下去站在程佐面前的时候,他会把暖水袋给她,说你先拿着暖暖手。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而他自个捧着手哈气。

不少次看到他的手因为骑车都冻得裂开了,钟汪洋当时特别心疼,心里想以后一定要嫁给程佐。经历了几年的马拉松恋爱,俩人也不负众望的结婚了。

当时大学里面人都轰动了,都觉得这是一个奇迹,把全校校规犯了一遍的不良女居然和全校楷模王子结婚了,简直让人难以想像,就差上头条为程佐个小青年报不平了。

后来离婚的时候,钟汪洋觉得指不定多少大学里的姑娘在欢呼,终于钟汪洋放过了程楷模,简直是一个开心到人神共愤的事儿,估计一个个笑得都要撒手人寰了。

直到后来知道真相,钟汪洋才相信了当年聂如今那句话,她说,钟汪洋,这次你可是真栽了。

原来程佐和周临诗早就暗中来来回回了好几年了,感情她才是那个最悲催的女配。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

惜非靥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