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

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

南瓜忍者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6 00:08:43

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是南瓜忍者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心,南宫越,书中主要讲述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肯定是

《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免费试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肯定是西门月的阴谋,真是一箭双雕。”心儿极力的隐藏着身体不被乱箭射到。

“不会的,哥哥说过只要事成就会让我做东临的王妃,哥哥不会杀我的,不会的。”西门静在轿辇里疯了一样的乱叫乱跑。

“你最好现在躲起来,不要乱跑。”心儿极力的喊道,可是西门静根本就听不听进去,外面的飞箭已经将轿辇射得像个刺猬了。

“啊……噗……”西门静身上被三支箭射中,一支还命中心脏,西门静眼睛都没合上就没了呼吸了……

“噗……”心儿背上一阵火辣的疼,她知道自己也中箭了,箭的力道很大心儿小小的身体被箭的冲力射飞起来狠狠的撞在车壁上,顿时失去了知觉陷入了一片黑暗。

几个时辰之后……

“报……”报信兵急匆匆的跑进鸾凤宫殿向西门月报信。

“是不是迎亲队伍到了啊?”

“不……不是,迎亲队伍在半途遇到刺客,全……全死了……”

“什么,怎么回事?”西门月跳起来,其他众人都听到这消息一阵惊愕。

“有人袭击了小姐的迎亲队伍,所有都被杀了,包括小……小姐。”

独孤邪还有其他二王都紧皱眉头,思索着眼前的情况。

“我不信,快,来人摆驾,本王瑶去看看。”西门月,东方理,南宫越,独孤邪还有文武百官赶到事发地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有些人人不住恶心狂吐起来,尸体都被乱箭射死,没有完好的尸体,地上的尸体都被乱箭射成了马蜂窝,有些还直接被乱箭钉在树干上……

“王,没有一人生还,小姐……小姐的尸身在轿辇里,身中三箭……”

“王,我等还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尸体上的箭都不是我国的箭,这些箭尾上有红色羽毛。”

听完,西门月拿起士兵呈上的箭,果然箭尾是红色的红雀毛。“南越王,我想听听你的说法!”西门月愤怒的向南宫越问道。

“这的确是我国的红雀毛,我国的箭也都是用此毛来修箭翼的,但我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贵国境内还射杀了西栾王的妹妹。”南宫越眉头紧皱。

“哼,谁不知道接风宴那日南越王对静妹别有用心,说不定是南越王劫亲不成而杀人灭口!”说话的一直很少现身的西栾王的胞弟西门祺。

“你少血口喷人,我王怎么会看上一个小小的西门静,再说事发之时我王等都在鸾凤宫等着观礼,又怎么会去劫亲呢?”南宫越的贴身侍卫站出来替他的王辩解。

“难道南越王就不能暗中进行吗?这里的红羽箭石最好的证明,来人将杀害我西栾三小姐的人给我拿下!”瞬间局势紧张万分,双方的人马都剑拔弩张。

“西栾王,我看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擅自定夺怕会带来更多的误会,还是先将三小姐的尸体安顿好再说。”东方理站出来希望可以缓和紧张的气氛。

“在我看来,东临王的嫌疑也不小,都知道当日的求亲是三小姐一意孤行,东临王对这门亲事也不是很乐意。说不定是你东方理暗中策划了这场暗杀,再嫁祸给我南越。”南宫越愤怒地看着东方理。

“你……”东方理也是愤怒的看着南宫月。

“报告我王,小的在三小姐的手里找到这个,这紧紧地被三小姐握在手里!”一士兵呈上一条带血的绸带。

独孤邪一看见就大步上前夺过士兵手里的绸带。

“这是心儿大发带,怎么会在三小姐的手里?你说你从哪里弄来的?”独孤邪狂怒的抓着士兵的衣襟。

“就是……就是在三小姐的手找……找到的……”士兵吓的双腿发软口齿不清。

“不可能!”这是心儿喜欢的淡紫色发带,平时都用这发带来绑发的。

“北日你马上去驿站去找王后,快!”独孤邪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不待北日称是,无花无月姐妹俩就着急的赶来见王。

“王,不好了王后不见了,我们早上叫王后起床时发现王后并不在床上,我们已经派人找遍了整个驿站都找不到。只找到一个西栾宫女说她看见王后进了三小姐……的花轿。”无花焦急的向独孤邪说这情况。

“什么,心儿怎么会上的花轿呢?把那宫女给我带来!”在他走之前心儿还在床上睡得香甜,怎么会不见呢。独孤邪看着手里带血的发带心里越来越害怕。

“参见……参见北王……”那名宫女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独孤邪。

“你说你看见本王的王后上了花轿?”

“是……今天一早我就看见云心王后一人进了三小姐的房间,后来就溜进三小姐上了花轿,奴婢亲眼所见。”

“云心王后怎么会上三小姐的花轿呢,你有没看错?”西门月问向宫女。

“奴婢绝对没看错,琥珀色的眼睛,银色的水滴胎记就只有云心王后了。”

“北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西门月质问独孤邪。

“这我还要问你呢,你为什么要掳走本王的王后?心儿才5岁怎么会溜进花轿?”独孤邪双手运用内力,愤怒的看着西门月。

“哈哈哈天下世人都知道北天的云心王后不是凡人,小小的一根手指就指得我练武二十年的祺弟站不起来,这样的神力要是想杀一个人还不难?”

“你说是本王的王后要杀她。”独孤邪不屑的指着西门静的尸体。

“说不定不是被天王后,而是北天王您呢?”西门祺咄咄逼人。

“也说不定是东临王悄悄地将云心王后放进花轿的呢?”这是南宫月也来插一脚。

“南越王你什么意思?”

“呵呵呵我可没忘记东临王在接风宴上看云心王后的眼神,那可是看一猎物的眼神。”

“好了,都别吵了,再事情没水落石出之前还请三王暂住驿站。”西门月看着剑拔弩张的三王说道。

“西栾王妮想软禁我们!”东方理想着整件事,觉得自己掉进了陷进,同样的南宫越和独孤邪也有这感觉。不过独孤邪现在最担心的是心儿的安危,自己要快点找到心儿!

话说被箭射中又被撞晕的心儿幽幽转醒,她看见一地的死人,看见那死不瞑目的西门静,心儿知道自己还在轿辇里。忍着背上的剧痛,心儿爬起来,她要趁那些刺客来之前离开这里。心儿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山林里,由于失血过多心儿步履轻飘,走路吃力。要赶快去见邪,不然他们就要中了西门月的毒计了,一箭三雕,他想利用西门静和她的死来挑起四国之间的猜忌和怨恨。其他人不清楚,但心儿清楚独孤邪知道她出事后肯定会失去理智为她报仇甚至发兵,她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决不让西门月的毒计得逞!再走走停停了一天后心儿体力不支昏在了茂密无人的山林里。

一阵窒息的感觉让心儿无法呼吸,背上一阵刺疼……

“啊……”心儿被痛醒,她感觉自己一会悬空着一会溺在冰水里。

“你醒了。”

有人!心儿摇摇头努力的睁开已经,她好像看见有人正拎着她,恍惚间又是一阵冰冷,冷得心儿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这混蛋居然拎着她往水里浸,怪不得这么冷!

“我这是在救你,不知好歹!”那人将手上的心儿毫不留情的摔在地上,心儿被摔得眼冒金星,背上的伤火辣辣的疼。

“你,有你这么救人的吗?”眼前这混蛋,他绝对是故意将她扔在地上的。

那人冷冷的看着心儿,自顾自的在一旁烤火取暖。

“喂,你是谁?这么会在这深山里?”心儿怀疑他是不是刺客。那人一身强壮的肌肉,看起来时个练家子,黑色的素袍穿在他身上显得不羁,特别是他那一双眼让心儿想到了晚间出来觅食的狼的眼睛。注意到心儿的注视,那人转过头看着她。

“我,剑客。来狩猎!”他也好奇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心儿。

“这林中不是你这种小家伙来的。”他忽略不去想她为什么会中箭,虽然那箭插得很深,伤口还在不断的流血。

“……”我又不是来玩的。心儿没理会那家伙,但向火堆靠了过去,刚被那混蛋往冷水里一浸还真冷。心儿偷偷的看着那人,他说他是剑客,可是她没看见他的剑,难道是放在腰里?

“喂剑客大叔,这里是哪里,离驿馆有多远?”

“别叫我大叔,我没这么老,这里是西栾境内的慈山,要去驿馆的话你只要翻过这座山,再骑马走一天就会很快到了!”那人越说得轻松心儿脸色越难看,还要翻过这山?骑马一天?她已经失踪一天了,要尽快回去!

“呵呵呵大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下山,你是不是有马?”

“你不用打我的主意,我是不会带一个死人下山的。”

 

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

南瓜忍者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