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皇的养女

暴皇的养女

肖乐作者

古代言情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2-19 16:04:11

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暴皇的养女》是肖乐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柴房,连唯一,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我抬头瞥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了期待,“我想去看看小绿姐,她的伤势定是很严重!” 明显感到他掐向我下巴的手指紧了紧,他的眼

《暴皇的养女》免费试读

“我……”我抬头瞥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了期待,“我想去看看小绿姐,她的伤势定是很严重!”

明显感到他掐向我下巴的手指紧了紧,他的眼神变得幽深,半晌没有吱声,就在我担忧得才要启口之时,自己的身子竟是再一次被抱起,腾空而跃,如同鸟儿一般,竟是飞翔了起来。

“三,三爷?”我抬起了眸子,有些疑惑,小手再一次抓紧了他的胸前衣襟。

他倪了我一眼,安抚的笑了笑,“不是想要去看望她?”

看,看望她?我幡然醒悟,大喜过望,“三爷……”开心的又是蹭,又是靠的,小腿儿只是乱蹬,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是向我笑着,将搂抱在我腰间的手更是紧了几分,始终未在说话。

而后面,那本还吟哦的屋子,此时已是安静异常,窗前的烛台依然燃亮着,床榻之上,两人赤裸的身子依然的相攀,只是……却无了动静,两人的手臂毫无生气的从床沿耷拉了下来,鲜红的血流,湿了被褥,染红了地面,令人触目。

“主子发话,‘既是无趣,便是无用之人,杀无赦!’”

白雪皑皑,积厚三尺之深,银装素裹,玉碾乾坤。

一早儿,王府内的上上下下像是炸开了锅,乱哄哄的,好似出了大事一般。就连平日里总是作威作福的于管家,今儿个也没了生气,瘫坐在前厅的椅子上,双手双腿抖成了一团,脸色苍白不已。

“于……于管家,大事不妙……”从外面跑来了一名小厮,神色慌张。

“又,又怎地了?”显然,于管家早已精神疲惫,从昨夜到现在,惊吓得心脏快要麻痹。

“刚刚念经的张婆说屋子里不洁净,大鬼小鬼太多,直嚷着阴气太重,做法要停罢,退银子要走人!”

“走走走,都走吧!”于管家摆着手,眉头锁得愈加紧了起来,“反正老爷已是过世,这王府亦是不得用了。我干嘛还劳什子地给他厚葬和诵经念佛?和我不过才几日的主仆情谊。”哆哆嗦嗦的站起了身,“管它今夕何日,管那些个礼仪情重,不过是敷衍脸面之事,现下老爷都撒手人寰,谁还管咱们的生死呢。闹个不好,这阴气缠身,再来个连环索命……”

‘砰’的一声,谁料眼前的小厮早已怔吓得面色灰暗,双目发直,身子更是直愣愣的倒了下去,口中不停的吐着白沫,好似快要不省人事。

于管家一见,双腿儿更是打了软,刚刚还要进门的丫鬟,此时赶忙抱着自己的包袱潜逃而去,连个招呼也不再打。

刹那间,整个王府都充满了蹊跷,所有的人莫敢再大声的嚷嚷,亦是没有人再三三两两聚集一起,谈论是是非非,只是搜罗着东西,掂量着价格,东奔西跑慌乱的跑散去。

“咳咳咳!”在后院的柴房内,传来了几声气喘的咳嗽,一名女子窝在墙角处,脸色煞白煞白的,浑身鲜血淋漓,气息微弱,仿佛快要濒临死亡,“六儿少爷,您还是离开吧……”

我坐在她的身侧,只是摇着头,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脸上泛着急色,却是无计可施。

“这里不洁净,府上已是出了这样大的事,咳咳,”她眼皮显得有些个沉重,终究是耷拉了下来,“估摸着于管家亦是不再久呆,过不了今夜,王府就会被洗劫一空,该烧的烧,该抢的抢,仅剩我这般没有生存能力之人,任其自生自灭!”

“小绿姐姐!”我听得眼泪汪汪,小手拉起了她的,“我绝不会丢下你一人的。”

“咳咳!”她急得面色通红,摆着手,“若是真为了姐姐好,就早些走吧!”

“不,要走亦是拉着姐姐!”我倔强的扯着她的袖子。

“咳咳咳……”小绿推着我的身子,自己却是向后面滑了滑,使劲瞪着双眸,“走,莫要再回来,走啊,再不走,就休要怪我翻脸无情!难道非要将我活活气死吗?”甚至还向我丢着石子,直到看着我的身影渐渐向门口迈去,这才将哭声放开了出来,“呜……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人会有好报的,你的人生不该就是如此,和昨夜送你回来的那个人离开这里吧……远远的离开,不要回来了……”

我站在门口处,眼眶中的泪水决堤而下,‘啪嗒啪嗒’,将厚厚的雪地打成了一个个小洞,冷风拂面而过,所刮之处,水珠结成了冰,雪花摇晃而飘。我的身子就像是变成了一尊佛像,四肢渐渐麻木,手亦是冻成了红彤彤。

“六儿少爷,赶紧走吧!”眼前匆匆而过一名丫鬟,她瞥了我一眼,虽是察觉出了异常,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他人,抱着怀中的花瓶,就是向大门奔去。

太阳高高的升起,午后的阳光充足,街面上早已热闹异常,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而王府内却是死寂得吓人,偶尔间,鼻尖处还飘来一股股血腥的味道,阴冷的风声让人禁不住有些个打冷颤,夜色渐渐又是暗了下来……

“可是愿意随我家主子一同离开?”这时,耳畔处传来一道男声。

我昂起了脑袋,向左上方望去,男子坚毅的下巴处长了些许的虬髯,土灰色的棉袍,长发绾起,头顶上戴着一顶玳瑁儿,虎背熊腰间挎着一把剑,在剑柄上镶嵌着几颗翠红的血红珠,看似名贵。

他俯视了我一眼,眼神自带着几分的冷意,“主子已是在门口等了你一日,就待六儿少爷的决定了。”

主子?只怕是‘三爷’吧!现下只有他才会对我这般的好,才不会将我的生死置之度外。

我的心莫名的一暖,“能否带上小绿姐姐?”童稚的声音稍有些喑哑,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男子却不为所动,将头转向了前方,音调依然的发冷,“主子只是交待我来找你!”深一层含义就是说‘其他人的命,他不管!’

我撅着嘴耷拉下了脑袋,再不吱一声,而男子不知不觉时,早已离开了这里。

我干站在门口处,待黑暗彻底笼罩了这个阴森的院落,泛着酸涩的泪水更是不可遏止的滴落了下来。他走了,连唯一关心我的人也这般的离开了……我今后该如何是好?登时,一抹空虚、不安定的感觉席卷了脑子,孤零零的,加上院落本身就寂寥的气氛更加衬托得我楚楚可怜。

“原来你在这里。”突然身子被一双手臂提起,“虽是于我,没有多大的用,但至少卖到大户人家,也能得到些个好价钱。”

我吓得抬起了头,再一望,竟是总与我找茬儿的于管家,他一脸的诡笑,另一个手上挎着包袱,里面叮叮当当的,只怕是塞满了价值连城的玉器。

“放开我,放开我!”我用残余的力量挣扎着。

“放开你?”他扬起银两,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阴险毒辣,“虽与你这小鬼无冤无仇,但我偏就看你不顺眼。”正说间,已是走到了门口,还有一些个丫鬟和小厮们聚集在那里。

“于管家,他……”大家有些疑惑的望着我。

“放开……”我拳打脚踢着。

“给我扔上马车!”于管家一声令下,还未等人执行,只听,从远处‘啪嗒啪嗒’的行来一辆看似华丽的金黄马车,登时,所有人皆是楞了眼,面面相觑,心中不禁猜测着,是哪个有钱人士来了。

“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会让他脑袋搬家!”马车内柔和的语调中带着一抹嗜杀,将本就阴森的院子衬托得更是恐怖了几分。

“三,三爷?”熟悉的声音,让我悬着的心找到了一丝的安定,登时泪如雨下。

“你,你是谁?”于管家壮着胆子,假装气势的大声问道。

‘刷刷’两下,从马车内飞来了两只不可隐见的暗器,让本还站着的于管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哀声痛叫,“你竟敢暗算我?”面目狰狞,左右望了望,“来人,还不快将他给我拿下!”

“大胆,竟敢对我家主子直呼‘你’?”一个女人厉声喝道,“若是还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呆着。”

果真,没有人敢乱动半分,只是呆呆的望着这神秘来者,带着一丝的敬意,带着一丝的畏惧。

“小六儿,上来!”车内的男人声音更是柔了几分,好似多了一层的劝诱。

我赶忙拉回了神思,在众人的好奇注视下,快步的跑上前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马车。

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感觉,只是觉得幻像,美得不可思议,三爷依然身着着白色的狐裘斗篷,高高的衣领将他棱角分明的下巴显得更是柔美,一双漆黑得像是夜空星星的眸子扑闪扑闪,让人目眩,红润而性感的唇角微微勾起,如那惑人的仙子,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正可谓“芙蓉面,冰雪肌,貌似潘安,却比他更甚,一个字‘美哉!’三魂七魄,愿为其纷飞!”

 

暴皇的养女

肖乐作者

古代言情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